專欄文章目錄
頭上的燈泡在發光 — EDH雜想雜談3

 

By Gomazoa


 

 

頭上的燈泡在發光 — EDH雜想雜談3

 

  話說第三篇真的卡了很久呢!這也是因為俺對於上星期的EDH比賽,有知道要用啥套牌的迷惘啊!想要組A的同時就覺得B也不錯,要組B嘛又覺得打不贏C,如此反反覆覆,徹夜孤枕難眠,在午夜夢迴之際,決定了要打Kaalia of the Vast!這個時候,時間已經是星期四晚上……(比賽在星期六!)

 

 

  在上次以Edric, Spymaster of Trest幸運的奪得了二連勝後,突然發現賽報沒啥好寫的(被八頭…);因此俺痛定思痛,當時立下決心這次一定要打一個新的套牌,在經過多方長考的情況下,終於決定了天使惡魔龍套牌!!!

 

  由於時間倉促,所以星期五早上運用了一小時多的時間翻箱倒櫃把能用的牌張都丟出來!找了又踢的挑了大約三百多張,由此來決定套牌最後的形狀(這是俺個人組牌的習慣,當然事先的上網將卡表都複習一次是必要的!);最後組出了一個基本形狀就帶出門了,想要到CM好好的練習一下,畢竟熱騰騰剛出爐的套牌完全不知道是不是憨人心裡想的那麼簡單,結果…………

 

顧著打輪抽就打到晚上10點了……………………慘!!!

 

  於是比賽當天早上就只能在邊寫構組表的同時,默默的憑著自己的想像及對空氣打,來細部調整自己的套牌,例如將原本的36地調成37地、捨棄了部分在對牆打的時候抽到也覺得華而不實的東西,加入了更多比較有效率的牌並讓套牌運作更加流暢;這部分在缺乏練習的時候,也是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尤其是在你幻想的對手很強很順的時候,會特別有效!

 

廢話不多說,以下是俺的套牌:

 

 

  原本的構想是掉牌炸地挖墳tutor通通來,但是只有扣掉天使惡魔龍剩下不到50張的空間實在是難以兼備,因此將炸地和挖墳的配額都交給了其他牌,stone rain也只是為了保有套牌中的第五種語言而放,而只保留最有效益的部分;另外掉牌部分最是難搞,實用且費用小於兩點的的也只有八張(科幫療法算是犧牲生物掉牌吧!),但是在這副套牌中,掉牌是最為關鍵的部分,為了保護指揮官能夠成功攻擊,對手手牌中的殺牌是一定要破壞掉的,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有人組Kaalia of the Vast卻覺得她出來就被解根本很難成功攻擊的癥結所在!

 

  地牌部分最高市場可以讓白龍死、也可以回應渡船夫進場壓對手手牌異能,先把他吃掉造成對手手牌一張永遠移出遊戲,Hall of the Bandit Lord當然是為了讓指揮官能夠現衝的;除了這兩張功能地以外,就剩下負責調色的地牌,注意基本地各色最好不要超過兩張,這是為了讓Tainted Pact能夠成功運作,普通地和覆雪地各放一張可以讓這張牌擁有瞬間Demonic Tutor的效果!

 

 


 

  當天比賽人數比較少(大概是去打機票盃標準賽了),但是很多都是新面孔!!!看來EDH在台灣也有蓬勃發展的跡象,參賽套牌總計有:

Kaalia of the Vast*2 、 Uril, the Miststalker*2 、 Edric, Spymaster of Trest*2 、Captain SisayOlivia VoldarenArcum DagssonCrosis, the PurgerSharuum the HegemonRiku of Two Reflections…等(還有一副俺忘了……請原諒記憶不好的人!)

 

  這跟預想中會出現的套牌略有出入,上次總計有三副的The Mimeoplasm及兩副Rafiq of the Many都沒有出現,Skithiryx, the Blight DragonGeist of Saint Traft也沒有出現,讓我備牌的Celestial PurgeNihil Spellbomb都毫無用處…倒是出乎意料的Edric, Spymaster of Trest有兩副,也湊巧有人和俺有一樣的想法使用Kaalia of the Vast來當作指揮官。

 

  於是13人打四場取排位排名次,也就是說只有一個全勝的會在最上方!也只能加油了!(拿著還沒練習過套牌的俺不安的為自己打氣…

 

Game1  Captain Sisay

  由於俺本身也有組一副西賽船長的套牌,並且也有用她來比賽過的經驗,因此對其運作還算瞭解;對俺來說,如果讓西賽船長開始啟動異能的話,比賽就贏一半了,因此絕對不能其如意!

 

  比骰子俺先,二回合叫出Duress掉他手上的Sunscour(挖屋!好險!),手上剩下一些大點的牌,然後再對手叫出Yavimaya Dryad

  時叫出Aven Mindcensor讓他只看了四張,從此鎖住其尋找牌庫的異能,用指揮官配合天使惡魔龍毒打獲勝(先符痕惡魔在接上Rakdos the Defiler掃台!)

 

 

Game2 Lachi  Uril, the Miststalker

  霧離、圖倫及聖沙佛是同一類型的套牌,單以能力及顏色來講霧離是個不錯的選擇,只是由於俺指揮官比較快,因此就算解不掉霧離也無所謂了!

 

  後手的我在第二回合Mesmeric Fiend第四回合Tidehollow Sculler看他的手牌掉掉Cultivate及片界嚮導之後對手的手牌就非常的糟糕,看著手牌的白綠皮、原初獵人賈路、天使皮、夷壤等牌完全對我不成干擾,照往例指揮官加天使惡魔龍毒打致死(Balefire Dragon掃台壓制)Win!

 

 

Game3 小眠羊 Edric, Spymaster of Trest

 

  對此指揮官真是在熟悉不過了,因此骰子比贏了讓我覺得勝率提高了20%(真的…從40%變成60%就是那麼簡單!),雙方的要點都是不能讓對手指揮官出場,那邊是出場就有功能,而這邊是出場就幾乎解不掉了!

 

  我下了一個躺地換他,對手的第一塊地下了躺地換我(這很糟糕啊!),然後我下了一個鑽石換他,他想了一想下地叫出Invisible Stalker,俺就不客氣地叫出指揮官,果然對手殺不掉!就四回合打叫出Rakdos the Defiler打到炸到剩兩張地獲勝!

 

  此時不得不說,在打控制時,有康亦無康,無康亦有康,當對手看到你好像有留康牌的時候,在一般情況下就不會做指揮官(如果指揮官很重要的話!),因為被康調就幾乎等於倒退兩回合,換做是俺俺也不敢叫!

 

 

Game4 其中大大 Arcum Dagsson

 

  阿肯達格森是一副徹頭徹尾的組合技套牌,使用指揮官的能力可以將整副套牌串連在一起找出當下最需要的牌,因此指揮官的角色和 Kaalia of the Vast其實很像,就是加速做出在三四回合做出來很強的東西!

 

  骰運很好的我又擲到了先手,大大第一回合下了無色神器地換俺,俺第二回合Tidehollow Sculler看到了對手手上滿滿的鑽石和兩點神器生物,但是沒有地!就壓掉了石磨人偶換他,其中大大抽了另一張無色地,叫出心石換我;其實俺這時也不是很順,第三回合是下躺地沒有做事為了確保第四回合能下Kaalia of the Vast,在對手的第三回合居然又抽到了海島,此時俺都覺得要輸了…但是其中大大可能是覺得Arcum Dagsson此時叫出來被解掉很虧,因此穩扎穩打的使用強制探尋來濾接下來的地牌,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此時很難講對錯,但是就俺認為,如果我站在其中的角度,對手第四回合會叫出Kaalia of the Vast是純藍難以解掉的牌,應該要叫出Arcum Dagsson迫使對手下一回合不能叫出Kaalia of the Vast(會被找出Spine of Ish Sah炸掉或是Vedalken Shackles抓過來)而必須去解掉他,如果解不掉就海闊天空了;但是在雙方都沒有Haste的情況下,先叫出指揮官必然是較有優勢的!

 

  因此俺就第四回合叫出Kaalia of the Vast,第五回合在攻擊前被回手就再叫一次,此時其中大大已經失去先機了,就被第六回合飛出的Rakdos the Defiler炸到剩下兩塊地以及指揮官,然後Diabolic Tutor找出STP在對手回合回應對手啟動指揮官異能將該神器生物移出遊戲獲勝!

 

 

 


 

  至此幸運地得到了冠軍,就天使惡魔龍來說,Rakdos the Defiler該是本套牌最強的一張,比起Iona, Shield of Emeria都略勝一籌,而因為此次有黑色的套牌較少,愛若瑪沒有出場的機會,或許下次比賽應該要換成紅色的愛若瑪?!

 

  俺很高興這次能有好成績,如果各位將俺所分享過的套牌改改拿來比賽俺也會很高興,因為這是對俺構組EDH套牌的一種肯定!感謝大家的支持!!!

 

 



 

  話說俺對於這系列的主題狼人很是喜歡呢~!因為我也喜歡圓圓的會發亮的東西(如: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