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目錄
離RPTQ最近的旅程

關於 zzas
約莫從暴風雨接觸mtg,陸續脫坑/回鍋一兩次,亦為桌遊玩家, 撰有桌遊部落格zzas桌遊小徑 http://zzaslai.blogspot.tw/

 

原文連結:https://magic.dreamcwli.org/?p=50

  3/1 Card Master舉辦的PPTQ在台北橋區民活動中心舉行,離我家算是很近就抽空參加了,賽前預計會有不少紅白、綠底獻力、藍黑底控制,於是口袋名單大致上就是紅白(對大部分算是平均對局,但是圍攻哨站 / Outpost Siege可以製造大量手牌優勢)、潔斯凱(對藍黑底控制、綠底有利),和藍白勇行拉紅(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對綠底、殺牌較臃腫的deck較為有利),到達比賽會場甚至看了看填了潔斯凱和勇行兩副deck,最後選擇了勇行,想說紅白近期表現很好,可能會被針對的情形,潔斯凱很吃應對,三色勇行有機會突襲賽場。

  藍白勇行在ktk出來後,補進了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這類型的cantrip,速度可說是更上一層,也有著頑固拒斥 / Stubborn Denial這樣的小點康牌作為保護、sb,多次闖進大賽八強,但就是無緣得過冠軍,但也算是接近一線deck,有足夠競爭力的套牌了。Frf出後,許多名家預測寺院明師 / Monastery Mentor可以讓藍白勇行在後期更有抵抗力,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則是在應對、互動上有不同的選擇,但從近期的表現看來,頂多都是正編一張的空間,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則是多放至於備牌,對賽局影響力不大。套牌的配置上常有放置赫利歐德的朝聖客 / Heliod's Pilgrim或不放兩種,各有偏愛者。而frf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這張c卡則早在預覽就奪得我的目光,兩點瞬間,可以讓目標生物獲得連擊,若觸發威猛則一併獲得踐踏異能,可說是mtg中首次瞬間的小點數連擊,施放在大生物上,常常可以多打到4點以上,對於缺乏穿透力的套牌、需解決的旅法師都是一個應對之道,而應用於勇行deck中,更是觸發勇行的一個瞬間招式。以往勇行deck被拖至後期常常無力穿透(若沒摸到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或被解掉),造成即便有大怪,卻摸不到本體,功虧一簣的情形,有了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不僅提供額外的打擊力,也讓套牌有前中期就決勝的本錢,當然就不提有可能的四回殺(先打一些血,四回戰怒後通常可以把血量削光)。當然缺點就是得拉紅造成魔法力較為不穩定的情況,但是讓我們看看藍白勇行本來放置的2-3張加血地,改為勝利殿堂 / Temple of Triumph,原本就配置的魔力聚流 / Mana Confluence,整副套牌的戰怒不會在前三回合施放的情況下,損失一點有可能卡藍色的風險,卻可以快速結束戰局,對藍白勇行來說可謂能夠負擔的風險。


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是選擇這副DECK最主要原因!

  這次參加的套牌主要參考scg上週八強Zach Scales的套牌再做一點更改,原本將認為紅底快攻deck不致於太多,減少一張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測試後仍感覺有試煉在手上tempo才會比較正確,又調回三張,而反抗技藝 / Feat of Resistance除了反色保護外,常作為有穿透力的最後一擊,但是考量到掃場、以及戰怒本身帶有的穿透力,一張替換為阿耶尼的風采 / Ajani's Presence,讓套牌可以更快速地對殺牌做出應對。

  SB的選擇也是相當重要,頑固拒斥 / Stubborn Denial是對於馬爾都的裂響終末 / Crackling Doom最佳對應,對付掃場、也是必要的備牌,而倨傲擊 / Disdainful Stroke則是最多元的選擇,對付控制有掃場、旅法師、歷時挖掘 / Dig Through Time為主要目標,對上紅綠怪獸也可以反擊到吞世客波祿卡諾斯 / Polukranos, World Eater、最麻煩的嵐息巨龍 / Stormbreath Dragon等,而綠獻可以阻止太快出場的蜂后 / Hornet Queen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以及成功結算幾乎毫無勝算的靈龍烏金 / Ugin, the Spirit Dragon。與Zach Scales不同之處在於,我沒有放入另外一張地,和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而是選擇了有互動的天降錘擊 / Fall of the Hammer赫利歐德的朝聖客 / Heliod's Pilgrim,前者對於綠獻、紅底有生物的deck除了是一張解,也觸發勇行,通常會和一張戰怒互換,朝聖客則是在後手有著不錯的表現,不管是找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或是作為第五張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都非常實用;有了戰怒在多數aggro的race對局裡,都可能保有一招逆轉的可能,所以還是放棄了第四張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用朝聖客替代。

  由於勇行是一副非常吃手牌以及合宜時間對應放招的deck,能換得sb其實也都不多,最常換掉的都是1-3張的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用更多保護咒語或康牌來替代,抹消 / Erase異端怒視 / Glare of Heresy是白藍勇行少數的解牌,對於獻力型、鏈鎖岩上 / Chained to the Rocks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或旅法師都有著不錯的抗性,但其實先手會換上來多僅限一張,後手才需要比較多的解牌應對。一張的寶船巡遊 / Treasure Cruise其實在落後時也沒有太大幫助,這次比賽中一次也沒有換上來過,下次可能需要在想想這個位置有什麼可以更換。以下就是這次參賽的牌表:

潔斯凱勇行
生物 (15)
4 眷寵重裝步兵 / Favored Hoplite
1 拉苟那族開路人 / Lagonna-Band Trailblazer
4 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
4 伊洛安斯的英雄 / Hero of Iroas
2 靈道探求者 / Seeker of the Way
非生物 (24)
1 阿耶尼的風采 / Ajani's Presence
2 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
4 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
4 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
2 反抗技藝 / Feat of Resistance
3 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
4 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
4 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
地 (21)
3 戰場鎔爐 / Battlefield Forge
4 潮沒水濱 / Flooded Strand
2 魔力聚流 / Mana Confluence
1 神秘寺院 / Mystic Monastery
4 啟蒙殿堂 / Temple of Enlightenment
2 勝利殿堂 / Temple of Triumph
4 平原 / Plains
1 海島 / Island
備牌 (15)
1 赫利歐德的朝聖客 / Heliod's Pilgrim
1 阿耶尼的風采 / Ajani's Presence
2 抹消 / Erase
2 頑固拒斥 / Stubborn Denial
3 倨傲擊 / Disdainful Stroke
1 天降錘擊 / Fall of the Hammer
2 異端怒視 / Glare of Heresy
2 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
1 寶船巡遊 / Treasure Cruise
    
G1 DRAW   X-X

紅綠怪獸

  調度,後六張一張魔力聚流 / Mana Confluence,一張一點生物,兩張一點招,勉強KEEP的手牌,看到對手第一回離棄殿堂 / Temple of Abandon後還是得賭一把叫出眷寵重裝步兵 / Favored Hoplite,瞬間被猛烈飛斬 / Wild Slash燒掉後,遲遲未摸到第二塊地就慢慢被鋪場打死。

  第二局仍然調度,順利讓一隻2/2長到5/5打到對手一拳,可是對手一回妖精秘教徒 / Elvish Mystic二回龍爪婭紹娃 / Yasova Dragonclaw,第四回合攻擊後還貼上蒙恩羊蹄人 / Boon Satyr,RACE上就輸了一大半,即是對手明顯對牌張不太熟悉,還詢問踐踏是否可以傷到本體,5/5士兵在下一回合要被抓走只好使出反色保護,對手攻擊後,我剩一滴血,對手還叫出嵐息巨龍 / Stormbreath Dragon站著阻擋,無力回天GG。

  這裡有發現隔壁的對手和我打同型deck對上紅白或馬爾都,他第一局輸掉後,在對手生命12,有兩隻白色生物,其一是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下,1/2和4/4生物進攻,施以4/4反白後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原本計算會贏,但露算了先攻傷害後,阻擋1/2的魂火會補到2滴血,而錯估形勢收牌,是為一借鏡,但最後五局打完,另一位潔絲凱勇行的選手也來到和我一樣的四勝,standing 也在第九,可見潔絲凱勇行deck對於賽場的考驗是有著足夠的抗力的。

G2 DRAW  O-O

紅綠怪獸(似乎帶藍)

  手牌相當順,貼了試煉有抽到牌後用一隻怪就把對手推倒。

  第二局,對手選擇先,卻沒有叫出具有威脅的生物,手上有生物和招式,留到第三回合才叫生物,留點反色保護,痛打一拳後,對手RAMP出嵐息巨龍 / Stormbreath Dragon攻擊,下一回又叫出吞世客波祿卡諾斯 / Polukranos, World Eater並且兩隻都站著不打,輪到我貼上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在上一回合有試煉的生物上,想要終結,被歸返自然 / Back to Nature消滅所有結界,但其實不影響戰局,最後反色保護收工(此時對手其實可以用吞世客波祿卡諾斯 / Polukranos, World Eater阻擋,但他直接收牌認輸)。

G3 GO  O-O

紅白AGGRO/MID

  調度後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起手,反色躲掉鏈鎖岩上 / Chained to the Rocks後,生物長到燒牌無法處理的大小,又有試煉補充手牌的優勢下就獲勝。

  第二局,對手仍沒叫出任何威脅,起手僅有一張生物的情況下,耐心等到第四塊地才叫出生物,果然騙到兩招後,對手無法解決長到太大的生物,對手被打了幾拳後叫出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我貼上試煉後,在進攻擊時,對手用了阿布贊式強體 / Abzan Advantage讓魂火變成3/3並且用小怪阻擋,魂火搭配咒語讓對手血量回到14稍微安全的數值,這時占卜讓我看到下一張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也是這場比賽第一次看到,下一回合宣告攻擊後對手選擇不阻擋,反色多放一顆COUNTER後,接上戰怒後對手想了一下認輸。

G4  O-O

綠獻力(混紅)

  對上最舒服的對局,對手沒有過多咒語可以跟你互動(山口龍爪還是巫術),只要在靈龍烏金 / Ugin, the Spirit Dragon出來前解決他們就沒有太大問題,第一局對手僅能用MANA頭類生物一直跟我換,最後頂不住就GG了。

  第二局對手很快拍出6/6,可惜我宣告攻擊後,他宣告阻擋,被5/5生物瞄戰怒打六點,之後出了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被SB上來的倨傲擊 / Disdainful Stroke康掉後,僅能繼續出小生物苦撐,最後仍無力回天。回頭想想其實我有兩隻2/2以上的生物,對手6-7塊地,倨傲擊 / Disdainful Stroke可能應該保留康烏金或許才是更正確的選擇(尤其當時手牌所剩的僅是反色和倨傲擊 / Disdainful Stroke)。


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對綠獻力是相當棒的補強,也是我選擇潔斯凱勇行的原因。

G5 DRAW O-X-O

潔斯凱

  對手頗順,鋪場快速,鬼怪鬧事頭 / Goblin Rabblemaster和最無法互動的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都有順利鋪出來,在對手有6點MANA的時候,叫出第二隻鬧事頭,全部宣告攻擊,說結算後又反悔,最後用潔斯凱護符 / Jeskai Charm總共打了13點傷害,加13滴血,但我也胸有成竹的在對手宣告不阻擋後,把原本貼上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的6/6怪結算到10/10 連擊、踐踏取得勝利。(即使對手宣告用飛螳阻擋,仍可以灌到11/11)

  第二局也是留反色後叫生物,又叫出靈道探求者 / Seeker of the Way後,扣了兩招想說胸有成竹,可是對手也換上了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加上幾乎免費的召集鼓風煽焰 / Stoke the Flames,共三招解掉我大部分手牌和最大的生物,後來就在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毒打下落敗。

  第三局先手,調度,但是拿到一個完美的起手,一回眷寵重裝步兵 / Favored Hoplite,二回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打三,三回扣反色打四,四回留反色和戰怒就直接帶走勝利。

G6 GO O-X-O

紅白勇行

  坐到第四桌,STANDING分別是七和八,約合有機會兩個都跳,當然選擇打。丟骰難得出現12,想說至少贏一半。對手調度一次,卡一地一回合;我起手占卜地後叫2/2,貼上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加至27血後將對手打到14,對手回合用艦隊啟航 / Launch the Fleet阿喀洛斯聖戰軍 / Akroan Crusader打一波13滴血,但是TAP OUT,輪到我時對手說有什麼戰怒就GG,然後收牌。

  第二局對手相當順暢,一回阿喀洛斯聖戰軍 / Akroan Crusader,二回普羅烽斯的試煉 / Ordeal of Purphoros,三回阿喀洛斯聖戰軍 / Akroan Crusader,配上戰怒,四回艦隊啟航 / Launch the Fleet後,場面上一共8隻生物,雖然我成功解到一次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倒打也把對手血量降至11,卻也不太可能得勝。

  第三局我鋪場兩隻,一隻防禦一隻灌大,對手則是0/4人馬加上方陣兵團隊長 / Phalanx Leader的組合,在第四回合對手仍選擇ALL IN,連做艦隊啟航 / Launch the Fleet和另外一招,一共打的7滴血,血量來到8,但他自己血量也因為痛地扣至九,輪到我SHOW出戰怒把戰局結束。

  對局結束後,對手給我看了一下備牌,發現有兩三張的饋擊掌 / Deflecting Palm,只可惜對手都沒有抽到,如果藍白勇行的deck增多的話,的確是可以考慮sb1-2饋擊掌 / Deflecting Palm來反制一波。瑞士制結束後,我得到一個5-1不錯的成績,在第五局時,裁判有宣布八強賽的先後手由Rank決定,果然也得到rank 2不錯的成績,在冠亞決賽前我都可以保有先手的優勢,對我這類型的套牌是非常有利的。不過考驗才正要開始……


天降錘擊 / Fall of the Hammer是張能互動又觸發勇行的好牌。

八強賽 GO O-O

馬爾都中速

  對上可說是最不利的對局,馬爾都中速。會選擇馬爾都的不二選擇就是有裂響終末 / Crackling Doom這個強力殺牌,對上勇行類型的deck幾乎是穩定一換多的選擇,混紅放棄了頑固拒斥 / Stubborn Denial讓我對裂響終末 / Crackling Doom更沒有抵抗力,對手只消輔以便宜的鏈鎖岩上 / Chained to the Rocks閃電煉擊 / Lightning Strike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等,可說是相當好對付的對局。

  第一局先手,二回出一隻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後沒被解掉,在有三塊地及反色的保護下,順利讓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結算,血量領先至29,但是輪到對手馬上發出裂響終末 / Crackling Doom,讓養大的怪無力抵抗,之後對手還拍下莊嚴訪客索霖 / Sorin, Solemn Visitor搭配鬼怪鬧事頭 / Goblin Rabblemaster,全打一波補了4點血,鬧事頭則被反色保護的士兵換死。一陣交換後場上我有兩隻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對手則拍出燼雲鳳凰 / Ashcloud Phoenix萬年阻擋,其阻擋完後成為無色生物,即便我握有反色也不容易打過去。第六回合對手在叫出旭日天尊艾紫培 / Elspeth, Sun's Champion,選擇殺掉另一隻較大的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輪我時,只好把手中的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一起用掉踐踏殺了旭日天尊艾紫培 / Elspeth, Sun's Champion。對手抽牌後面露難色,看來是沒有抽到招,在燼雲鳳凰 / Ashcloud Phoenix仍是正面的情況下,一連拍出兩隻寺院明師 / Monastery Mentor,我場上仍只有一隻沒有counter一隻3個counter的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只要對手摸到一兩招,戰況就會急轉直下。

  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的好處就是瞄到他時可以先占卜,對於cantrip來說是更上一層的幫助。抓著對手也想將我擊倒的節奏(可能沒解牌,害怕我自摸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兩隻寺院明師 / Monastery Mentor不斷宣告攻擊僅留面朝下的鳳凰做阻擋,我也將2/2的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貼上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一起派上戰線,並讓對手花費六點法力復活燼雲鳳凰 / Ashcloud Phoenix各打二,雙方血量來到12:8,下一回合我再度宣告攻擊時,對手貪圖手牌優勢,剩餘的七張地仍將鳳凰翻面,血量來到6卻沒辦法阻擋另外一支5/5的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再發出一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後,讓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長到6/6 ,ko獲勝。

  這局對手其實做錯了一些事情,像是即使手上沒招,仍應只使用一隻寺院明師 / Monastery Mentor攻擊,畢竟在雙方地牌都很多的情況,馬爾都摸到的牌還是會比我好;另外就是太過貪圖鳳凰的手牌優勢,忘記血量的計算。但是這局我也算是一動都沒有做錯,後期試煉對象的選擇,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和占卜的加持下,讓我持續抽到招式,在熟悉對手打法的情況下,在對短的時間內獲勝(讓對手抽起最少的牌)。

  第二局對手保留了二回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但是沒有黑地的起手,魂火搭配鬼怪鬧事頭 / Goblin Rabblemaster後,輔以鼓風煽焰 / Stoke the Flames,被做招的眷寵重裝步兵 / Favored Hoplite檔下,沒有補過多的血。因為對手沒有黑色魔法力源,屁股長到4以上後,做招就放心許多,在5/6步兵打了兩拳後,再做一個反色,使之無法被阻擋後,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打下晉級四強的14點血獲勝。


沒有目標的特性讓這張針對勇行套牌相當強勢

四強 GO O-X-O

綠獻力混紅

  是個優勢對局,第一局對手沒什麼抵抗下,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就拿下勝利。第二局對手調度,保留了一地(非占卜)和克羅芬斯的駿馬 / Courser of Kruphix,沒有二回加速的起手,我則是一招(cantrip)和多生物、占卜地的起手,長成3/3的bw打到對手幾拳後,第三回合後,對手接連下地叫出克羅芬斯的駿馬 / Courser of Kruphix開始頂住並持續加血,占卜兩次的我仍一直摸到生物或地牌,沒有半張招式,對手接連拍出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蜂后 / Hornet Queen,形勢為之逆轉,我只能祈禱自摸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抽牌接到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逆轉勝,就在又摸到一塊占卜地後,牌庫前兩張牌意外黏在一起,讓我占卜僅看到第二張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當然我也很快地主動呼叫裁判解釋剛才的行為,看需要如何回復,判決則是保留我牌庫第一張牌,其他牌庫將洗牌,於是與直落二失之交臂,最後對手拍出第二張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並招喚出一隻巨大的多頭龍,顯化到吞世客波祿卡諾斯 / Polukranos, World Eater靈龍烏金 / Ugin, the Spirit Dragon等牌,但我知道我仍保有一線生機,就還是摸到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解掉後再摸到戰怒則有機會逆轉;但輪到我時,僅抽到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但宣告攻擊後,生物都有確實的被阻擋就認輸了。

  第三局對手加速順暢,但也用本體吸收不少傷害,血量來到10,並有兩隻顯化和低語林元素 / Whisperwood Elemental黃蜂巢 / Hornet Nest在場上,輪到我,宣告攻擊後,將5/5反綠,阻擋後,又是今日之星: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帶走勝利,順利晉級決賽。

  終於來到決賽,有點放鬆也有點緊張,在等待另一桌的對局時,早已知道是潔絲凱或是鐵木爾aggro,先打完或許就是有這種好處,而我自然還是希望能夠先手,所以稍稍祈禱潔絲凱勝利,看到對手第三盤打出一個非常安定的選擇後,也不得不佩服對手的判斷之精確。

決賽 GO O-X-X

潔絲凱

  第一局順利的不像話,保留反色,第三回合出伊洛安斯的英雄 / Hero of Iroas,第四回合接連貼上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塔薩的試煉 / Ordeal of Thassa,下一回合打一拳後,下下回合赫利歐德的試煉 / Ordeal of Heliod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就結束了戰局,距離RPTQ資格僅一盤之遙。

  第二局則是兩隻伊洛安斯的英雄 / Hero of Iroas,其餘是招的起手,我不應該後手仍二回出英雄騙招,三回再出英雄對手若仍有兩招則我失去所有生物。最壞的情況果然發生。生物都被解決後,對手用一隻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不斷進攻讓我的血量穩定減少,手上雖有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但卡在少藍色mana的情況下,摸了啟蒙殿堂 / Temple of Enlightenment終於在血量勝11時叫出善戰重裝步兵 / Battlewise Hoplite,對手也不在他回合主動做招,輪到我時,先用sb的天降錘擊 / Fall of the Hammer欲解決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對手回應岩漿噴散 / Magma Spray,我再回應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扣住一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對手等勇行結算後,回應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我也只好繼續放出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無奈對手五張地也的確握有三招,最後一張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扼殺了我獲勝的希望後,對局延續到第三盤。

  第三盤握了啟蒙殿堂 / Temple of Enlightenment平原 / Plains,兩隻生物其餘是招式,並包含兩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的不錯起手,而對手則調度一次,賽後據稱是一三色慢地的起手。對手後手自摸一張勝利殿堂 / Temple of Triumph,第二回合慢地,使我僅敢三回合叫出伊洛安斯的英雄 / Hero of Iroas,四回合無畏揮擊 / Defiant Strike打4後,再叫一隻眷寵重裝步兵 / Favored Hoplite結束。對手留了mana用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攻擊,血量來到18平[1],戰鬥後叫出潔斯凱較少見的族人爆發 / Hordeling Outburst用三隻鬼怪拖延回合,而我則保留兩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卻進入一直摸地的節奏。

  對手順利的用鬼怪阻擋,進入飛螳騎兵 / Mantis Rider倒數的劇本,不斷削減我血量,場上的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也讓比賽血量的計算更加複雜,終於在摸了五六塊地後,血量僅剩12的我得做出行動,即便對手上回合結束時打出一發歷時挖掘 / Dig Through Time,並自摸第五塊地牌結束回合,我仍硬著頭皮打出一摸上來的似水流形 / Aqueous Form,想當然爾,吃了閃電煉擊 / Lightning Strike,回應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對手等勇行結算後又施以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只好再發出最後一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期待能成功結算,對手剩下三隻站著生物,一點任意色mana,能解的大概剩下鼓風煽焰 / Stoke the Flames,但是對手沒有,結算後伊洛安斯英雄成為5/5,卻也受了三點傷害,對手加到3滴血,宣告攻擊時,突然被回應抹消 / Erase,再用鬼怪鬧事頭 / Goblin Rabblemaster阻擋,澆熄任何獲勝的可能。輪到對手,稍微考慮一下後,拍下第二隻飛螳宣告攻擊後我就伸手認輸了(這裡多鼓勵台灣玩家跟國外一樣,不管輸贏,都要握手表示運動家精神)!


只能說我盡力了,沒摸到足夠的火力。

  賽後對手也說他之前在夏威夷打PT就是使用這副deck,所以對deck非常熟悉,基本的原則就是不要去動我的生物(有mana的前提下),應對就會好很多,而我第二、三盤都沒抽到試煉,又頻頻摸地的情況下,當然比較不好打,潔斯凱應該算是小點招式僅輸給馬爾都的deck,sb後燒兩點、更多的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都是相當漂亮的解牌,兩盤下來,咒語的堆疊也都是前所未見的多,可說我是輸的心服口服,也恭喜對手取得rPTQ資格。


有人說犀牛統治賽場,但在快一點的對局中,飛螳即是王者!

  能從一敗一路走到這裡,可說帶著不錯的運氣,現今標準賽場混亂,各式套牌強度差距甚小的情況下,套牌的選擇和實際操作的應對就顯得格外重要,而不是僅能靠著運勢和一種套牌打天下。今天對上最難對付的對局時,對手沒摸的很好闖過八強一關,以及許多對局都打的相當接近,數個nice play都值得回味,這也是Magic令人愛不釋手之處。也感謝平時一起打牌練牌的世界樹夥伴,尤其今日一起到場的阿東,可以在每局結束稍稍討論、聊天轉換心情,還提供補給品,還有後來到場加油的Ethan,以及打過多場藍白勇行的阿偉提供的寶貴建議。當然功不可沒的是後來到場的女朋友,休息時,套牌拿在你的手上就有如神助!

  藍白勇行正編可以放置頑固拒斥 / Stubborn Denial在某些對局上抗性較足,但是鐵木爾戰怒 / Temur Battle Rage的爆發力實不可小覷,整場比賽有五六次都是戰怒打出來就收工,等於是比藍白勇行早一到兩回合收牌,減少對手摸到解牌,翻盤的機會,如果第一局對手沒看過你的戰怒甚至紅地,那麼可以考慮先手完全不需要換下去,後手則是可以保守一點換下去1-2張,多一點解牌來應對以應付拉長的戰局。如果還要調整deck我會把一張靈道探求者 / Seeker of the Way換成赫利歐德的朝聖客 / Heliod's Pilgrim,稍稍減慢速度卻也增加穩定性,一些解牌、小咒語也能依照賽場做調適,算是運氣不錯時能有佳積的一副套牌,這次PPTQ很幸運能在最後選擇了這副deck(雖然另一個選擇類型得到冠軍,但卻需要更好的打牌技巧,且牌張的微調相當重要)。

  潔絲凱勇行對局上,對上紅底,放比較多小點燒的deck都較差,但是總是可以閃避他們,而對上有英勇以對 / Valorous Stance+小點燒的deck又更差了一點,就看賽場趨勢,人們在正編裡面放多少猛烈飛斬 / Wild Slash了;由於deck型態所致,在sb後,對於對局勝率通常沒辦法有太大扭轉,若是均勢對局,sb後通常較為不利,大致對局勝率預估如下(當然骰到先手的話都有機會多個1成勝率!):

馬爾都  40:60
紅白 45-50:50 (取決於猛烈飛斬 / Wild Slash是否多張)
阿部贊快 40-50:55 (取決於對手有無抽到攫取思緒 / Thoughtseize
潔斯凱 50:50
紅快 50:50
阿部贊中速/控制 55:45
紅綠怪獸 55:45
鐵木爾怪獸 55:45
藍黑控制 55:45
蘇勒台控制 55:45
綠底獻力 60:40

  在這次標準之前,其實我沒有打過太多場潔斯凱勇行,但是對於紅白、綠獻力、控制、潔絲凱tempo練習了不少場,對局中也紛紛遇到大致上知道如何應對叫好;之前也打過潔絲凱token和combo型態,多少有點幫助。如果你也對潔絲凱或是藍白勇行這樣的套牌有興趣,或是有什麼打法上的建議、更動套牌的建議,也歡迎留言討論!(文章出處:https://magic.dreamcwli.org/?p=50

[1] 雖然我手上僅有兩張眾神意旨 / Gods Willing,但後來仔細思考應該還是要用1/2阻擋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因為對手僅有三張地,即便兩張都是招,還是可以騙到兩張殺,並且讓魂火宗師 / Soulfire Grand Master吸不到血,一到兩次的占卜也有助於後面的濾牌,但誰知道後面都是地呢。